2-7 不可知接触

安抚好沐恩之后,我们迅速的收起了物资,一边躲避战斗一边寻找合适的落脚点,在那时我突然想起了曾经远远窥见的天文站,这就是我们身处于此的原因。而与天文站有秘密的奈乐,在了解我的提议后也没有半分犹豫,只是等大家都安定下来后,独自承担了警戒职责,远离着天文站。

那正好给了我探索天文站的机会,尤其是——

“卡萝的身体指标也已经稳定下来了的说,”伊珂丝看上去还算精神,抱着JOKER坐在破皮沙发上,对着我们摆弄手里的仪器,“只是店长的数据还有些波动,虽然放着不管也没有问题,店长想试试解决办法吗。“

“什么解决办法,你都已经研究出问题了吗。”

“我们和状况外的店长可不一样,看你这傻傻的表情就知道还没完全好转。”

从塞西莉亚那里学过物理学的唯也开始挖苦我,我觉得她应该也没有完全好转。

“我还被亚斯塔禄控制的时候,从那个叫格林的人手里学过一些知识。我们要找的东西应该是一种能增强alpha体内源力的机器,可它的效果似乎不错,只要是源力就都被激活了,所以我猜这是个半成品。”

“那格林找聂诗柔合作是为了把这玩意带回去研究?”

这一次彩弹枪演习在外人眼中可能并不值得关注,尽管这能让大家进一步了解彼此的强弱,加深配合,至少在我拿到那面旗帜之前,所有人都乐在其中。如果举办者不是聂诗柔的话,大家的评价也许就没那么微妙,我不止一次听见别人私底下闲聊聂诗柔的举措了。

不排除他们是故意说给我听的,在会议室里当着众大佬的面推出聂诗柔,已经从“咖啡供应上尉”变成“想攀聂诗柔大腿上尉”了。

简直是胡编乱造,应该是“想攀聂家姐妹大腿上尉”才对。

“不,应该是销毁。”

唯的说话语气严肃了起来,开始推论格林的行为:“以我对她的了解,任何会对alpha造成影响的东西都不能存在。虽然高烧并不严重,但在沐恩身上我们能看见失控现象。”

沐恩保持着一副游离状态,伊珂丝也不清楚这是否属于好转的迹象,只是身体指标不再出现问题,所以我们没有多管。

唯接着说:“这个装置既然能对魔神产生影响,并且进入失控状态,那么同为魔神的她就不得不考虑自己遭遇这一切的后果。”

“但她的身上已经没有源力了吧,沐恩出现问题的时候她还能保持清醒,在你们都发起高烧后,我也没有得到关于格林出现异常的通讯。”

时无瑕给我看了她的终端通讯,她在我们昏迷时还负责指挥外派小队,联盟军并不是她的对手,除了外派小队定时汇报自己的动向之外,就没有别的消息了,最后一次发送过来是在几分钟前,她们已经找到了千姬。

我想起了之前卡萝身上增强的源力,询问道:“有没有可能,她也想要通过这个机器来恢复自己的源力,重新恢复魔神的力量。”

“的确有这个可能,但你们身上的源力指数并没有出现增长,也就是说,这个机器只是一种在已有基础上加强的手段,而那个格林已经没有源力了,自然就不会增强源力的说。”

无法恢复自己的源力,那格林最后还是会销毁那个装置,聂诗柔会不会就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所以才出现了格林预想中不会出现的失误,最终导致了这一切。

这样想的话,让人类来对这个装置进行研究,不就能发展出针对alpha的武器吗。

我突然开始担心自己把格林也外派出去的做法是否正确了,可看见沐恩那副恍惚的姿态,还有自己也亲身经历过的痛苦感受……交给格林判断吧,大不了之后让她再交出一些技术。

“……而且,我认为格林会销毁这个装置还有很重要的一点。”

伊珂丝与时无瑕听的很认真,没有注意到我这边,唯却停了下来,看向我说:“店长,我突然想起自己有个东西落在观测室里了,能不能帮我拿回来呢。”

“咦,现在吗。”

“拜托了嘛,我们还要分析问题,只有店长能帮我了。“

“好吧,正好我也能在这个天文站里四处看看。卡萝,要跟我一起吗。”

卡萝的状态恢复之后就无聊了起来,她在处于发烧阶段的时候脑子里可能只想过来找我,这个天文站早就被搬空了,除了破旧的家具与损坏的仪器,什么也没有剩下,远不如她跟在聂诗柔身边有意思。

聂诗柔那边还有格兰妮可以做好吃的饭呢!而我们就只能吃军粮!

我为什么要把格林外派出去啊,她做饭没有格兰妮好吃但也不是军粮能比的。上一次在水坝吃的野餐味道就挺不错。

丽达也是,没事屯那么多军粮做什么,平时都不舍得吃,快过期了才拿出来。

“就是就是,我们这个队伍里可以做能吃的饭的人居然只有店长和格林,这根本就不公平。可是店长你当初不也同意了聂诗柔的分队吗。”

为什么我脑子里会有苏小真的声音?

四处转头寻找苏小真的时候,卡萝已经跑来了我的身边,伸手扯住我的袖子:“店长店长,卡萝也想看看这个天文站,我们先从什么地方开始好呢。”

“那当然是先从一楼开始,我们还能检查一下大门和窗户。”

卡萝开始小跑着四处探索房间,我则是留意起那些角落位置,玻璃碎片都是向内掉落,没有在墙壁上看见弹痕,应该是飞鸟撞击造成。大门有好好锁着,没有问题,不过我们抵达这里的时候,大门是开着的。

曾经进入这里的人肯定是奈乐。

或者,换一下说辞,肯定有奈乐。

我和卡萝开始往上走继续探索剩下的房间,一边试图在脑内与那个苏小真对话:“我还有个小小的问题,为什么我们在进入天文站之后,苏小真你总是拉着我陪你,不想让我四处走呢。”

“因、因为沐恩老师的状态很差嘛,我就在想店长的源力屏蔽能不能对沐恩起效,虽然店长也中招了。而且大家都聚在一起的话,有什么危险也能及时处理,这种的……”

“那现在你也可以出现在我们眼前,阻止我在天文站里乱走,立刻去拿唯落下的东西回去找她们,不是更好吗。”

“我做不到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苏小真没有再继续回复我,四处探索的卡萝也已经大致看完了这个天文站,我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,可能奈乐在过去把这里当做室内练习的场所吧……

那样的话,对希望小队实力变得更强的她来说,不是更好吗。

带着满脑子的疑问,我和卡萝沿着楼梯一路往上,在即将抵达观测室前的走廊的时候,我听见那上面有一阵脚步声,卡萝她好像并没有听见,仍然自顾自的往上跑,我也连忙跟着她上去。

走廊上除了我们两个之外并没有别人,那阵脚步声可能是楼梯间内的回响吧,卡萝哒哒哒的跑步声确实很大。

但是,一个手拿烟杆头戴狐狸面具的人影在观测室门前闪了进去,卡萝依旧恍然未觉,我已经顾不上怀疑看见的这一幕了,拉住卡萝,竖起手指示意她噤声,然后悄悄地摸上了观测室大门。

我没有在门后找到那个人影,卡萝也在进入观测室后立刻陷入了昏迷,我把她抱在怀中,看向观测室内还存在的第三个人。

“我既然会出现在这里,就说明附近的那个装置被启动了。”

来不及思考零者出现在这里的状况,他就说出了下一句话。

“我想你也明白了很多事,但那只会让她们更自责。”

如果说源力波动是一段信息,那么这个装置在增强源力的同时,也会将源力波动增强,换言之,就是将这段信息在我们眼前显示出来,那群诡异的联盟军就是这样出现的。

而零者会出现在这里,也只有一个解释。

这里有我的源力波动,我来过这里。

No Responses

    发表回复

   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

    关于作者
    按类型或系列分类
    第一时间获取更新通知!

    QQ群号:693739562

    网站支持主流浏览器的最新版本。关于浏览器支持情况,请访问这个页面

    本网站及相关站点不包含任何广告,如果您看见本站点上出现了广告,请检查您的浏览器,或与您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联系。